当前位置:展会新闻

CREC组委会赴德国参加intersolar

​2017年6月3日,欧洲最大的太阳能光伏展会intersolar落下帷幕,根据官方APP数据,包括同期储能展EES,本届展览共7个馆,857家参展企业中,中国企业仅158家。作为曾经全球最大的光伏展会、曾使用慕尼黑国际展览中心全部16个展馆、展商达到两千多家的intersolar,短短几年何以缩水如此呢?祸起萧墙其实,早有业内人士预测intersolar会走下坡路,道理很简单,展览是市场的晴雨表。 德、英等欧洲各国下调甚至取消光伏补贴,使得曾经全球最大的欧洲光伏市场逐渐缩水,现装机规模已落后于中、美、日等光伏市场,印度市场也大有赶超之势。数据来源: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单位:GW。 相比于市场萎缩,影响更大的是欧洲针对中国电池组件产品的“双反”政策,人为提高了中国企业进入欧洲市场的门槛与难度。 作为双反的始作俑者Solarworld,不久前宣布破产,终于让中国光伏企业出了一口恶气。Solarworld之前预定的A1馆入口展位,展览期间空荡荡的,尤其面对着周围的中国光伏企业展位,显得很讽刺。 IntersolarAPP上,solarworld展位显示 No exhibitors availablesolarworld空荡荡的展台已改成休息区,面对着周围尚德电力、中利腾晖等中国企业显得很讽刺虽是如此,因Solarworld而起的“双反”政策依旧如一堵墙横亘在中国企业与欧洲市场之间。 翻墙绕道欧洲政府硬设藩篱,intersolar萎缩落寞,然而依旧坚守的intersolar和中国参展企业,似乎在说明有些东西依旧没有改变。那就是欧洲依旧是全球重要而成熟的光伏市场,中国依旧是全球最大最强的光伏生产国,欧洲的光伏市场与物美价廉的中国光伏产品始终是相互需要的。尽管有人硬生生设了一堵墙,但依旧无法阻挡墙两边的人儿都互相爱慕着,盼望着相见与结合。 墙是死的,人是活的。“双反”有些年头,充满智慧的中国企业有足够的时间闪展腾挪。 大企业选择直接退出不合理的MIP机制(欧洲进口价格机制),在东南亚或欧洲通过并购与自建工厂,或代工与互换等方式将光伏产品“曲线救国”出口到欧洲。Intersolar展会上不少中国企业宣称公司Made in Germany 和Europe等地。 小企业灵活而甘愿涉险,表面上通过配额按照指定高价出口,实际上通过其他利益输送方式将配额价格与市场价格的差价补给欧洲客户。 猜想一定还有其他方式来翻墙绕道,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鸡肋所谓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现如今,“鸡肋”倒是被一些中国光伏企业用来形容欧洲光伏市场。 也难怪,相比于欧洲市场,家门口的中国光伏市场如火如荼,630抢工抢的大家喘不过气来;再者,相比于出口欧洲市场的这般费劲,还不如花同样的精力做一些其他的国际市场。 不再参加intersolar的中国光伏企业已明确选择了放弃,仍在intersolar展会坚守的中国企业,如上文所言,自然有自己的途径和方式进入欧洲市场。 有的吃还是要吃的。Intersolar毕竟是欧洲最大的光伏展,无论如何,总要刷一下存在感,让客户知道你还在,不然你的位置就要被别人取代了。好不容易建立的品牌和信任,再想从头再来,又谈何容易了。 此外,Intersolar辐射的不仅是欧洲,欧洲客户的电站项目也不仅在欧洲,还有中东、非洲等地,如此,产品出口的目的地不是欧洲自然也不再受双反的制约。 杨修“误读”了曹操的军中夜间口号,结果丢了性命。不知这些用鸡肋来形容欧洲光伏市场的中国企业,是否会丢了商机呢? 实际上,与其说鸡肋是用来说欧洲光伏市场,不如说鸡肋反映了一些中国企业对于欧洲光伏市场的矛盾和犹豫。其实这是最要不得的,要么索性放弃,要么全力坚持,万不可徘徊中勉强坚持。犹如工作,要么走,要么留,千万别混。 小道消息,欧洲的双反政策,有可能会被取消,也许这只是中国光伏企业的一个美好愿望,但人总要有理想,万一实现了呢? 储能Intersolar早早设立同期储能展EES,EES规模每年增加,从最开始的半个馆不到,现已增长到一个半馆。 今年,除EES本身展示储能产品外,Intersolar光伏展区的许多逆变器、组件企业,也在展位上展示了储能产品。天合推出储能子品牌Trinabess,并做EES会刊封底广告 Intersolar展会上的储能热,同样是欧洲储能市场火热的映照。 据悉,欧洲居民光伏系统向电网售电0.11欧元一度,而从电网用电则是0.29欧元一度,如此高额差,使得即使使用高成本的储能系统,也一样是算的过来账的。 有了需求,自然有市场,且不存在双反制约,中国企业肯定是不会放过如此商机的。相信,明年intersolar一定会有更多储能元素。
版权所有:©中国(无锡)国际新能源大会暨展览会 苏ICP备07026003号 技术支持:万网梦工厂万网梦工厂
关闭